您的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部门动态 - 正文
索 引 号 008762114/2018-00530 主题分类 部门动态
发布机构 区司法局 发文日期 2018-10-11 15:08:47
文  号
名  称 用法理解疑难 化干戈为玉帛

用法理解疑难 化干戈为玉帛

来源:区司法局     发布日期:2018-10-11     点击数:43 人次

2018年4月20日下午4点左右,王某放学回家,途经张某家门口(当时张某本人不在家中),被其饲养的一条狼狗咬伤。长乐初中冯姓教师恰路过此处,勇趋恶狗,并将受伤的王某送到长乐镇卫生院进行临时包扎;同时电话向长乐派出所报警,然后根据王某提供的电话通知王某的母亲吴某。听闻此事件的狼狗主人张某和吴某同时赶到镇卫生院,将王某送到区卫生防疫站注射狂犬疫苗。当天的所有费用均由张某支付。在后续治疗(后续治疗在长乐镇程医生诊所进行)期间,张某也经常去看望王某。经过近一个月的疗程,至5月20日,王某已基本康复,而此时吴某已花去后续医疗费近千元。为赔偿一事,吴某数次到张家协商,张某始终只认事发当天的费用并称已全部支付,其它的不予认帐。吴某又找到永康社区调委会,请社区调委会出面协调数次,均无果。于是,吴某于5月22日来到长乐司法所,申请调解。

接到吴某的调解申请后,刘建强所长向吴某了解了案情发生的具体经过,听取了吴某提出的医药费、交通费、营养费、误工费以及精神抚慰金等共一万三千八百余元的赔偿要求,并安排干警做了详细的记录。接着又向长乐派出所、永康社区调委会和程医生诊所进行了认真核实,并查阅了王某在长乐镇卫生院、区卫生防疫站和程医生诊所治疗的相关资料以及公安干警调查时拍摄的照片材料。

5月23日,刘所长通知张某到司法所,询问了纠纷的一些细节。从张某陈述的情况来看,双方对事实的描述无太大的出入。于是刘所长问张某对此事有什么看法。张某表示当时她本人和丈夫都不在家,她家的狗咬伤了王某,自己存在一定的过错,所以她支付了当天的交通费和狂犬疫苗费用共四百余元。后来主动去看望王某时也买了不少食物和营养品等等,认为自己已经尽到应尽的责任。至于吴某提出的赔偿款项特别是精神抚慰金的要求,她坚决不予承担。刘所长首先肯定了张某的态度。事件发生后,张某能主动帮吴某送孩子去医院,主动支付交通费与狂犬疫苗费,还能在后续治疗期间携带营养品去看望王某等行为都值得肯定。但刘所长同时指出:这是一起民事侵权纠纷,案件事实已由长乐派出所调查清楚并建档立案。本案对孩子的伤害确实较大,按照相关法律法规,作为狼狗饲养人的张某理应承担相适应的侵权责任,依法给予适度赔偿。在刘所长的耐心劝说下,张某答应回去与家人商量后再定。临别时,刘所长还将《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知识文本赠送给张某,嘱托她回家后与丈夫一道认真学习领会,正确对待,依法赔偿,司法所将择日进行再次调解。

5月24日,吴某来到司法所询问进展情况,刘所长建议她对孩子的伤势进行司法鉴定,以确定伤残级别,否则她所提出的精神抚慰金标准亦无法确定。吴某表示要回家与家人商量,毕竟进行司法鉴定需要一定的费用。25日,吴某电话答复刘所长,不做司法鉴定,放弃先前提出的一万元精神抚慰金的诉求。

此后的数日内,刘所长时常电话联系张某及其丈夫,均未得到明确答复。5月28日,刘所长与社区调解员一道专程到张某家进行现场协调。张某丈夫态度一开始很不友好,后经刘所长的批评教育后才有所缓和。刘所长言明吴某已放弃精神抚慰金的请求,只要求他们赔偿相关费用共三千八百元。张某夫妇仍然拒赔,仅仅答应再赔偿几百元营养费,其余概不承担。并直言:如果本条件吴某不接受,那就中止调解,通过诉讼途径解决。眼看调解即将陷入僵局,刘所长与社区调解员也就没再坚持,在告诫张某夫妇“要用合法途径来解决矛盾,不得采用过激方式使矛盾升级”之后即行离开,并电话向吴某进行了反馈。

5月29日,吴某再次来到司法所,要求继续调解。并答应在张某所提的赔偿数额的基础上适当提高即可。

5月30日,刘所长通知张某到所,再次向其宣讲法律法规,并出示王某的伤势照片,辅以社会道德和情感层面的说服教育。终于,张某答应提高赔偿数额。于是刘所长当即通知吴某到所,将双方集中进行调解。经过数小时的耐心说服,双方终于达成一致意见,现场签订并履行了协议。一起饲养动物伤害赔偿纠纷,由于司法干警的认真调解,就此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